[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真正118论坛,香港九龙图图库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军事新闻 >

《我与李瑛》待出版他却看不到了

[时间:2022-02-06 21:18来源:未知作者:admin浏览:]

  “我不相信一九七六年的日历,会埋着个这样苍白的日子;我不相信死亡竟敢和他的生命连在一起;…… 敬爱的周总理,我攥一张冰冷的报纸,伫立在长安街的暮色里,等待着等待着,载着你的遗体的灵车……”著名诗人李瑛的这首长诗《一月的哀思——献给敬爱的周总理》传诵至今。

  2019年3月28日凌晨3点36分,诗人李瑛去世,享年93岁。军旅诗人、歌手胡海泉的父亲胡世宗发微博痛悼相知相交半个世纪的李瑛先生,称李瑛寄给他的131封亲笔信仍保存完好。

  3月28日下午3时02分,微博实名认证为诗人、歌手胡海泉父亲的胡世宗发微博沉痛悼念李瑛先生。他称:“今天中午,忽接李瑛家人微信告知:李瑛于今天凌晨去世了!噩耗传来,令我痛断肝肠!”

  北京青年报记者电话联系上了胡世宗先生。他说李瑛比他大17岁,他们相识相交半个多世纪,经常有书信、电话往来。李瑛赠予他的书有46部,寄给他的信多达131封。

  2016年5月份,胡世宗途经北京时,顺路到李瑛家做客。“当时他的身体还很硬朗,跟我畅谈当代诗坛及部队诗人的现状。”

  最近,胡世宗在创作新书《我与李瑛》,打算今年上半年出版。为了方便他写作,李瑛在两个月前给他寄了一封亲笔信,将很珍贵的17张老照片随信附寄给他,每张照片后面都贴了写着图片说明的纸条。“这封信寄出不久,就听到他肺部感染住院的消息,没想到骤然离世,我将要出版的新书他再也看不到了。”

  胡世宗说,他19岁在东北某军营步兵连当兵时,就读过李瑛的诗,在自己诗歌创作之路上,李瑛对他的影响和帮助很大。

  1965年,他将自己创作的《北国兵歌》组诗寄到《解放军文艺》编辑部,李瑛查收诗稿后,随即亲笔给他回了信,“你的诗,选留了《北国兵歌》的《风雪早操》《雪地行军》《月夜刀光》三首,余即退还。这三首诗写得较好,希望再继续,写些短小的战士诗给我们。”

  也正是接连两组诗刊登在《解放军文艺》上,直接促成了胡世宗于同年11月份出席全国青年业余文学创作积极分子大会,并受到周恩来、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也是在那次大会上,我第一次见到了李瑛。在大会期间的部队诗歌座谈会上,李瑛严整的军人装束,谦和的微笑,文雅的谈吐,都留给我极深的印象。”胡世宗回忆道。

  1984年,胡世宗在内的24位部队作家上前线采访两个月。在靠近前线的地方,李瑛曾与胡世宗及周涛深夜长谈。胡世宗还记得,他从燃烧的战场下来,写了一本反映前线生活和战士情感的诗稿《战争与和平的咏叹调》,作为总政文化部副部长的李瑛用三天时间认真审读,为他写了一篇题为《爱,在这里燃烧》的序言,长达7000字。

  1976年1月8日,周恩来总理逝世。“李瑛写出了那首后来引发全国读者共鸣、成为经典名作的《一月的哀思》”。

  现代著名诗人光未然早在1963年为李瑛的《红柳集》所写的序中说:“李瑛有一支管用的、听使唤的笔。”在胡世宗看来,李瑛清新、刚健、优美的诗作,影响和熏陶了不止一代部队诗歌作者和诗歌爱好者的成长。

  “看那满山满谷的红花,是战士的青春和生命。”这是李瑛诗集《红花满山》的“题记”。在胡世宗缅怀李瑛的时候,他会眺望文山书海中李瑛的那“满山满谷的红花”……

网站首页法律在线健康新闻旅游新闻军事新闻教育新闻历史咨询社会文化汽车资讯科技前沿时尚新闻财经资讯女性生活体育新闻大咖名流热透新闻社会新闻金融新闻娱乐新闻星声星语

Power by DedeCms